捐赠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发展基金会>>捐赠动态>>正文

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向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捐赠300万
2014-05-13 15:37   审核人:

“一切都是为了资助困难学生”“一切都是为了资助困难学生。”张保庆反复向记者强调基金会的这一宗旨。为了让像郭红霞一样的贫困学子能够完成学业,退休后的张保庆没有过上悠闲的生活,而是四处“化缘”募捐,用他的话说就是“找老板要钱”。

几个月下来,张保庆禁不住感慨:“募捐难!”一是由于国内一些企业家和个人的社会责任意识还不强;二是因为大环境的原因,一些人不愿露富,担心给一家基金会捐了款,就会有无数人找上门来;还有就是因为国内一些公益性募捐机构自身工作没做好,形象欠佳,让一些想做公益事业的人对各种各样的基金会缺乏信任。

难归难,张保庆还是一家一家上门去谈。靠自身的工作、形象和诚意,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还是吸引了不少企业和个人的捐款。张保庆说,现在企业捐款也是“货比三家”,蒙牛集团有笔捐赠曾接触了好几家基金会,最终还是选择了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这件事让张保庆颇为欣慰。

目前,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募集到的2.64亿元捐赠款中,单位捐款是2.6亿,个人捐款400多万元。虽然个人捐款的比例不高,但其中所蕴含的老百姓的信任和对贫困学子的爱心却让张保庆和基金会的工作人员非常感动。

在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的个人捐赠清单里,数字有多有少。最多的是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同志捐赠的300万元稿费,最少的一笔是55.6元,来自安徽桐城孔城镇中心学校706班的学生。这些农村孩子捐出的是自己不多的零花钱,他们说,通过媒体知道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成立了,是帮助贫困学生的,他们要“用爱来支持,用行动来配合,用努力来建设”。

“基金会不能谋私利”每一笔捐款都是一份爱心,也是对张保庆和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的信任和支持。因此,如何确保把钱用到真正需要帮助的困难学生身上,是张保庆在四处“化缘”之外思考最多的问题。

除了“一切都是为了资助困难学生”之外,张保庆常念叨的另一个宗旨是“一切工作都要争取搞得最好”。他说,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一定要成为最好的基金会之一。

为了把筹集到的捐款都用在“刀刃”上,张保庆在基金会的用人制度上,非常精简,编制压到不能再压,工资标准也是参照教育部公务员的标准制定。不仅张保庆本人不从基金会领工资,基金会的很多工作人员都是临时帮忙的,不占编制。他说,这是吸取别人的教训,有的基金会养人太多,筹来的钱还不够养人的。

本着“基金会不能谋私利”的想法,张保庆提出,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对于个人捐款,不收管理费。其实,到目前为止,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对于企业捐款也还没有收管理费。

作为理事长,张保庆给自己制定了领导思想:“到这里来工作不是来养老的,不是来发财的,而是来干事业的;一定要确保资金安全,不乱搞投资经营活动;一定要对得起每个捐赠者,一定要尽可能多地资助困难学生。”

张保庆要求,每一笔款项的支出都要做到公开透明,基金会资助的每一名学生的资料都要上网公布,年底要向捐助人报告钱是怎么花的。

有记者问张保庆什么时候动笔写已经构思好的小说,他摇摇头说不知道。他想抓紧时间完成为基金会筹款10亿元的目标,经济基础厚实了,才能帮助更多的贫困生。

张保庆将自己多年对教育问题的思考整理成的《沉思录》,最近刚刚出版。记者问,要不要宣传一下他的新书,他还是摇头,却恳请各位记者多介绍一下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多宣传资助贫困孩子的事业。